>

特朗普炮轰高药价

- 编辑:亚洲最大网投平台 -

特朗普炮轰高药价

  当地时间7月9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在推特上说,辉瑞(Pfizer)和其他制药公司应该为药品涨价而感到“羞愧”。

图片 1

  特朗普说:“辉瑞和其他企业应该为他们毫无理由提高药价感到羞耻。他们只是利用穷人和其他无力自卫的人,同时却向欧洲等地区的其他国家提供低廉的基础价格。我们会作出回应!”

  一周前,美国最大的独立制药商辉瑞再次大幅提高了部分公司药品的价格,率先对特朗普的“医改”唱起反调。一周后——美国当地时间本周一(7月9日),特朗普通过推特再次炮轰美国大型制药商的高定价行为,并点名辉瑞。

图片 2

  对于美国药价高的问题,前美国劳工部长(1993年~1997年)、美国前总统奥巴马经济转型顾问委员会成员、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戈尔德曼(Goldman)公共政策学院教授罗伯特·莱克(Robert B.Reich)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高药价是因为这些药物的成本一部分是由政府承担的,另一方面是因为制药商通过高定价来赚取的利润,要比他们低定价、拥有更大的市场所赚利润要多得多。莱克还向记者指出,“一些证据表明,大型制药商在市场营销、广告和政治游说上的花费比他们在研发上的投入都要多,这也是推高药价的原因之一。”

特朗普在推特上炮轰辉瑞等药企

  特朗普在他的推特中表示,“辉瑞和其他制药商应该为他们毫无理由的涨价行为感到羞愧。他们只是在占穷人和其他无力自卫的人的便宜,但同时却还为欧洲等其他地区的国家提供有折扣的优惠价。我们会回应的!”

  英国金融时报报道称,7月初辉瑞上调了包括伟哥(Viagra)在内约100种药品的价格,将41种药物的价格提高了9%,但同时也将5种药物的价格降低了44%,此次提价于7月1日生效。其他几家大型制药公司也于同日宣布上调药价,Acella Pharmaceuticals提高了其生产的20种药品价格,Accorda Therapeutics和Intercept也对旗下的药品有不同幅度的提价。

图片 3

  CNBC的报道称,尽管特朗普今年5月曾承诺,企业将在两周内宣布“大规模、自愿的价格削减”,但这一数字仍在上升。

  在特朗普上述推文发布前,辉瑞在纽交所上涨近1%,发布后10分钟内股价急挫0.7%,但很快就由跌转升,最终收涨0.13%。标普500医疗保健指数和纳斯达克生物技术指数也迅速收复了大部分失地。

  针对特朗普的推特,辉瑞公司回应称,其大部分药物的标价都没有改变。

图片 4

  “我们的产品包括400多种药物和疫苗;我们正在修改其中大约10%的价格,包括一些我们正在降价的例子。”辉瑞在一份声明中说。重要的是,上市价格并不能反映大多数病人或保险公司支付的价格。在2018年第一季度,由于生物制药供应链的利益相关者得到的回扣越来越多,净销售价格完全没有上涨。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此次特朗普炮轰制药商的威力,较2017年1月份已经大减。当时,刚刚在总统大选中胜出的特朗普甚至表示,这些制药商们是“谋杀未遂”,随后各大制药商股价纷纷下跌。如今18个月过去了,虽然特朗普在这期间曾通过发推导致部分药品价格下跌,但他目前仍没有宣布任何重大的具体政策。

  在特朗普发布推特后,此前高开高走的辉瑞(PFE)股价迅速转跌,一度跌至接近37美元,较37.47美元的日内高位跌去1.2%,抹平将近1%的涨幅转跌约0.2%。不过,这种跌势并没有持续多久,很快就转涨,一度涨逾0.2%,最终,辉瑞股价收涨0.13%,涨幅明显不及大盘。

图片 5

图片 6

  为了解决美国的高药价问题,今年5月底特朗普宣布推出美国病人优先战略。在当地时间5月30日的讲话中,特朗普还提出,“一些大型连锁药店将在两周内宣布……自愿性的大幅降价。”

辉瑞7月9日股价表现 Business Insider网站 图特朗普政府在5月中旬公布了一项降低消费者价格的计划。

  据英国《金融时报》报道,就在特朗普发表上述言一个月后,辉瑞率先唱起反调,再次大幅提高了药品价格。报道称,辉瑞当时提高了其生产的100种药品价格,多数提价幅度略高于9%,远高于美国现阶段约2%的通胀率。此次涨价名单中包括瑞辉最为知名的药物“伟哥(Viagra)”,调价已于7月1日起生效。

  据彭博当时的报道,特朗普表示,他会提出美国历史上一个最彻底的降低药价的计划,以兑现他竞选期间所做出的一个承诺。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还注意到,其实,这并非辉瑞今年第一次上调大量药品的价格。如果把公司今年年初实施的一系列提价计算在内,今年内辉瑞的一些药品价格已经上涨近20%。例如,截至7月1日,100毫克伟哥的平均批发价已从今年年初的73.58美元涨至88.45美元,涨幅达19.8%。

  “我们在药店看到的药价会大幅度下降,而且会立即开始生效。”特朗普在白宫玫瑰园的演讲中称,“我们还在鼓励竞争并减少监管负担,以便药物能更快更便宜地进入市场。”特朗普政府发布了一份名为“美国病人优先”的蓝图,旨在增加对药品的竞争并减少患者的自付费用。

  去年1月和6月,辉瑞也分别提高了“伟哥”的售价,累计上调幅度达到27.5%。调价幅度同样远高于美国约2%的通胀率。此外,辉瑞制药帮助烟民戒烟的药物Chantix年内价格也已上涨近17%,一瓶用于治疗青光眼的Xalatan眼药水则从89.38美元涨到了107.05美元,涨幅同样为19.8%。但辉瑞公司方面表示,此次价格调整只针对于10%的药品,大部分的药品定价不变,且如果算上折扣和返款,这对患者实际需为药品支付价格的影响其实微乎其微。

  根据该计划,阻止政府健保计划获得更高折扣药价的规则将被取消,美国将推动其他药价控制更紧的发达国家为药品付出更多,此外还有新的激励措施将诱使制药商降低药品价格并阻止它们操控相关机制来延续垄断。

  《金融时报》报道称,在美国的制药企业中,每年1月和6月两次提价的做法已经是司空见惯。然而,为了应对制药行业受到的越来越严格的政治审查,许多大型的美国制药公司现在只在每年1月份提价一次。

  富国银行(Wells Fargo)股票研究分析师大卫•马里斯(David Maris)7月10日对CNBC表示:“(制药公司)是美国最赚钱的公司之一,但必须做出让步。”马里斯说:“而消费者不能再让步了。现在是该行业想办法既能支付较低的折扣和回扣,又能给消费者节省费用,但在某种程度上消费者必须得到缓解。我认为这就是总统今天发推的原因。”

  对此,罗伯特·莱克教授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美国大型制药商能在每年年初和年中随意涨价的做法,“是因为美国对药品价格没有管制,制药商涨价的动机也是为了尽可能多的盈利,并实现股东回报的最大化。”

  莱克教授还对记者指出,虽然美国药品的价格受到供需关系的影响,但美国政府在药品定价的过程中也扮演了很重要的角色——既通过帮助消费者承担药品费用,也通过(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资助制药商部分分担研发成本。

  多年以来,美国药品定价一直是制药界乃至全社会激烈争论的话题,医改也是特朗普政府的首要任务之一。所以五月底特朗普宣布医改新措施,并推出“美国病人优先”战略,目的就是为解决美国的高药价问题。

  对于高药价是否是制药商研发成本等的公允反映,莱克教授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大型制药公司在营销和宣传他们的药物,以及在政治游说和捐款上都会花费巨额资金。事实上,一些证据表明他们在市场营销、广告和政治上的花费比他们在研发上的花费要多。制药商的目标是尽可能多地赚取利润,虽然他们不希望病人等死,但他们不认为向所有患者提供药物是他们的责任。”

  “例如,上世纪90年代初,美国国会颁布了一项法律,禁止政府利用其对制药公司的巨大议价权来谈判较低的药品价格。整个制药业都为这项法律进行了游说。”莱克教授补充道。

本文由亚洲网投平台排名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特朗普炮轰高药价